首页 > 都市青春 > 记得拥抱太阳

第25章(1/2)

目录

025

浴室里雾气层层上升。

濡湿的镜面, 一道模糊的身影映于其上,隐约能看到起伏的曲线。

卢浣关闭花洒,一边往头上打泡沫, 一边听杨雪雨的吐槽。

“你不知道,自从上次说他坏话被听到, 这一个月我都快被折磨死了!我只是一个办公室文员!文员懂不懂!我他妈天生就应该坐在空调底下玩电脑,为什么要我顶着烈日炎炎出去跑工厂!”

大喇叭突破音量极限,卢浣把旁边被压到根本听不见的音响也关上, 然后五指慢悠悠穿过发丝,搓出泡沫:“我记得他学生时期就挺记仇的,不过一般出过气后就好了,所以你到底说了他什么坏话,居然记仇记了这么久?”

从另外的角度讲, 也算是奇迹了吧?

手机的喇叭突然坏掉, 只余水滴间或滴落地板。

好半晌那边才恢复上线, 吭吭唧唧出声道:“咳,这不是,不是委婉慰问了一下吗, 天地良心真的不是故意的,更何况不管我说什么,他也不能这样折磨人啊, 我是个女孩子!漂漂亮亮精致的女孩子!你知道这几天我被晒成什么关公了吗,不,我他么比关公都要红啊!!”

“噗。”

卢浣逗乐了,已经能想象到那副画面:“要不然, 我替你讲讲情?”

“算了算了, 万一他不答应, 老娘岂不是更没面子。”

泡沫揉得久了,身上的沐浴露变得滑溜溜的,挂掉电话后,卢浣打开花洒准备冲掉。

嗯?水呢?

卢浣懵了,又实验了几次,花洒终于有所反应,这次勉强吐出几滴水珠子。

“……”

晚上八点,在喝完猪骨汤的半小时后,卢浣顶着一头泡沫,按响了0261的门铃。

-

尴尬,非常尴尬。

如果硬要形容,就是那种下楼扔垃圾看见熟人打招呼,对方回头,你却突然想起自己没有穿bra的尴尬。

卢浣裹着一身浴袍,脚趾扣地地站在床边。

她那头泡沫用毛巾围住,侧看形似阿拉伯女人,正一滴滴往下落水,沾湿脚下毛毯。

忽而,身后传来动静,林宗远甩着双手从浴室走出来:“已经弄好了,姐姐你去洗吧。”

卢浣垂着眸,脸如火烧:“抱歉,我也没想到家里的花洒会坏掉。”

“可能是管子堵住了。”林宗远想了想说。

“大概,物业说明天会让人过来修。”

“你要是急着用,等会儿我去帮你看看。”

“不用……”

“没关系,我以前经常帮家里修。”

卢浣没再说什么,胡乱点了点头,等林宗远关上卧室的门,她才进了浴室。

和“毛坯房”的装修一样,浴室也是水泥的墙壁,甚至没有贴瓷板,大概刚洗过澡,雾气还未散去,呼吸间尽是闷热和男士沐浴露的味道。

卢浣被熏的有些头晕,把浴袍脱掉挂在一旁的衣篓,里面有运动服,还有一个四角内裤。

白色的。

她眼角一抽,避开,花洒的水淋到身上,温度不冷不热,正合适。

她把一身的泡沫快速洗掉,躬身搓腿时,忽而想起一事,转头看向门口。

门是玻璃的磨砂门。

卢浣对这种门可谓非常熟悉,她在公司的办公室便是这种,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确切光景,但若你在里面跳舞,外面的人绝对能从一团蹦来蹦去的黑影中,获取某些信息。

比如——上司疯了。

意识到这一点,卢浣心里顿时有些别扭。

一方面她清楚知道林宗远不会进来,除了偶尔脑子长泡,平时的他一向很有分寸感,绝对不会做出偷看女生洗澡的事情。

可内心里,卢浣又止不住一遍一遍冒出某些画面,这些画面不受控制,得益于她丰富活跃的脑细胞。

万一他需要拿什么东西呢?她记得他的手机就扔在床上,要是有人打电话,他肯定得进来拿吧?

这样想着,卢浣的腰就弯不下去了,搓后胯的厚角质时,她想:这个姿势会不会不美观?

抬胳膊清理腋下时,她又想:仙女怎么可能长腋毛?

最后干脆什么也没做,直立立冲完头上的泡沫,裹着浴袍出去了。

林宗远在陪少爷玩。

客厅的空调吹着轻轻的小风,他姿势懒散地坐在高凳上,打着石膏的腿大大咧咧搁在地上,手中捏一个塑料小球,手腕曲起,拇指和食指轻轻搓动,下一秒,白毛大狗嗷呜咬住飞旋的球。

“出来了?”

听到声音,他回过头,自然而然问:“要吹头发吗?”

“嗯。”

于是林宗远便站起来去找吹风机,少爷从沙发上跳下,撒欢儿跑到女人跟前转圈:“汪汪!”

卢浣心不在焉摸了摸狗头。

没过一会儿,林宗远拿着吹风机回来,一边摆弄一边嘟囔:“好久没用了,不知道还行不行。”

他插上电,拨开按钮,暖风不经意吹过手面,烫得手腕的皮肤立起小疙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