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 美强惨受对我念念不忘[快穿]

第72章 乖巧校霸(2)(1/2)

目录

盛夏的阳光依旧绚烂, 灿金色的光芒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眼前清瘦的少年身上,气质干净到似乎能驱逐着让人烦闷的闷热。

他手里握着那根伸缩警棍,矜贵的眉眼带了几分看好戏的意思, 夏日的蝉鸣从绿荫处响起,在这安静的走廊内隐隐的产生了阵回音。

宋矜握着老虎头手腕的手不自觉的松了些。

他那双漆黑的眸底倒映着眼前这长身玉立的身影,像是石子落入深不见底的古潭,在潭面泛起细碎的涟漪。

很好看。

宋矜只能用这三个字来形容。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好看的人,而且……

还帮了他。

宋矜睫翼很轻的颤了几分,和那双浅褐色眸子对视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些不太礼貌, 但他却怎么都不舍得移开视线。

老虎头挣脱束缚, 赶紧逃离了他的攻击范围,那连滚带爬的姿势看起来颇有些狼狈。

“你妈的……你谁啊?”老虎头捂着自己的肚子怒骂。

身边那三个小弟也紧跟着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关心着自家老大。

“大哥你没事吧?”

“妈的, 这崽子居然还好意思找帮手。”

“看起来就是个不中用的病秧子, 咱们一起上!今天这么多人, 我就不信咱们打不过……”

他们话还没说完, 就看见不远处跑来了道有些肥硕的身影。

在烈阳下气喘吁吁的张主任朝着这里跑来, 后面还跟着拿着大叉子的保安, 两人气势汹汹的追了上来,保安手中的大钢叉更是在烈日下闪着寒光, 看起来格外凶悍。

“你们几个!干什么呢!”

张主任在这一小堆人面前站住脚步, 连黏在额头上的汗珠都来不及擦,开口就骂:“你们家把你们送来上学就是让你们在学校里打架的?还有没有点作为学生的自觉, 我看你们都活腻了……”

老虎头显然对张主任有些许忌惮, 面上表现得再怎么不满, 也没在他面前反驳, 只是坐在那被绿蔓遮挡了半边的椅子上,表情有些难看的伸手捂住自己刚刚被踹的生疼的膝盖,疼的连眉关都紧紧皱着。

骂到一半,张主任突然就想到了什么。

他转头,下意识就看向身边站着的这个宝贝疙瘩。

“游宣,你没事吧?”

那皮肤白皙的病秧子正站在阳光下,轻车熟路的将伸缩警棍收了回去,随意的握在手里把玩着,上挑的眼尾隐约带了几分漫不经心。

“没事。”他们口中的病秧子稍弯了下眉眼,“就是这几位同学对我进行了人身攻击,让我现在心情有些低落,而且……”

他视线很轻的从张主任身边划过,落在不远处的宋矜身上。

宋矜那规规矩矩的校服已经被水濡湿了大片,校服袖子有些短,能看见露在外面那段纤细瘦弱的手腕,垂在额角的发丝还在往下滴着水,显得整个人莫名多了些冷颓感。

“这位小同学也被欺负了。”游宣开了口。

宋矜颤了下睫翼,没敢抬眼,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尖。

张主任在看见宋矜的时候就能猜到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印象中宋矜一直是个乖得不行的孩子,上课认真听讲,作业也完成的很好,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会规规矩矩的和老师问好,再加上那系到锁骨位置的校服拉链,不管怎么看都跟这群二流子格格不入。

对宋矜本来就有的好印象在游宣的话语加持下,让他对老虎头更多了几分怒气。

“王默!你不知道自己身上背了多少个处分是吗,现在还敢在学校里欺负同学?还有你们三个……明天把你们家长给我叫过来!”

张主任直接伸手夺过旁边保安手里的钢叉,尖端直直的戳着老虎头的胸口。

王默有些不耐烦的挡住那钢叉,嘴硬道:“欺负同学?你没看见他刚刚把我们打的多狠吗?你看我兄弟,直接就青了。”

身边那人直接就想掀衣服,被张主任一巴掌拍在脑袋上。

“你还诬陷同学?我们全校的人都知道宋矜是个好学生,你天天就知道打架,现在到头来还说这种话,你真的是要把我气死。”

张主任骂着骂着,气不打一出来。

他抬手擦了下额头的汗珠,再次回过身来时,脸上已经挂上了完美无缺的笑容。

“游宣,你先去教室吧,宋矜跟你是一个班的,让他带你认认路,老师这边还有点事要忙,就不陪你们了。”

这犹如京剧般的光速变脸直接给王默看傻了。

好学生?

谁?

是刚刚那个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的宋矜吗?

他开口就打算解释,奈何张主任的钢叉已经快要捅到脸上了,王默只能一边忙着敷衍张主任,一边看着张主任背后那道已经走出长廊的身影,叫嚣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张主任那一连串的责骂硬生生堵了回去。

宋矜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

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冷到了极致,在看向王默的时候,总显得整个人多了几分杀意。

像是那外表脆弱的一层伪装在阳光的直射下产生了些许细小的裂痕,被包裹在躯壳里的阴郁隐隐泄出几分,又很快消散在了风中。

那极短暂的对视不过也就停留了两秒左右的时间。

宋矜的视线移到游宣身上时,已经没了那股拒人千里外的寒意。

“你好,我叫宋矜。”宋矜开了口,语调微缓。

游宣笑了下:“游宣。”

宋矜很轻的嗯了声,“我知道你,从外实转来的那个,在我们学校很有名气。”

游宣看着他:“知道我?那又……”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宋矜说。

他看着眼前这站在绿蔓下面的身影,有些微湿的发丝垂在额角,遮挡住了他小部分视线,游宣和他对视时,也恰好忽略了他眼底那隐约晦暗不明。

游宣小幅度的挑了下眉。

宋矜伸手将头发顺到脑后,微长的发丝从脖颈处垂下,隐约能看见明显的水珠顺着脖颈滑落,蔓延至那线条分明的后颈。

“我带你去教室。”宋矜说。

他走出了长廊,迈过那光影交接的地方,朝着教学楼走去。

游宣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浅褐色的眸子很轻的眯了下。

游宣在临走前将从老虎头那里上缴的凶器递到正在气头上的张主任手上,这吓人的凶器再加上他那人畜无害的长相,成功让张主任以为这棍子是招呼到他身上的,怒气直接激发到最大化。

直到迈进那墙皮已经有些碎裂的教学楼,都还是能听到那气势汹汹的中年男人的怒吼。

三中的地方的确不大。

那道布满藤蔓走廊的尽头便是两栋挨在一起的教学楼,只有四层,墙皮开裂到露出红砖的教学楼旁边有道两米高的围墙,目之所及便是学校的所有设施。

长度只有不到两百米的操场被教学楼包裹在其中,极其狭小,就连空气中都带着股让人有些难以忍耐的橡胶气味。

高三十一班在一楼的拐角。

为了方便高三学生们出行,他们的教室都被安排在低楼层的地方,游宣跟着宋矜从班级门口路过的时候,甚至还能看见有几个胆子大的女生正从教室后门探出头来围观,面带羞涩的冲着游宣挥了下手。

游宣浅笑着回应。

结果就看到那几个女生脸色猛地一变,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直接缩回了脑袋。

然后他就有些猝不及防的撞进了双漆黑的眸子里。

宋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了头,直直的看着他。

“你对所有人都这么友好吗?”宋矜问。

游宣思索了片刻,弯了下眉眼:“不,我连话都没跟她们说。”

宋矜垂了下睫翼。

一个是连话都懒得说,一个是肯出手帮他挡住那根棍子。

……

他很满意。

一楼尽头的班级隐约传来了阵嘈杂声。

这似乎是自习课,并没有老师,透过那扇发黄的玻璃能看见有个蘑菇头姑娘正站在讲台上,有些费力的说着什么,像是在维系班里的纪律,但她的声音却很快被淹没在了闲言碎语中。

游宣目送着眼前那湿漉漉的背影迈进混乱的班级。

在宋矜进门的一瞬间,屋内彻底安静了下来。

几乎所有人在看见他的同时就闭上了嘴,直接低下头,装模作样的盯着自己手里的书,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

高三十一班一共三四十个学生,那整齐划一的动作像是经过军训般,规矩到透着几分隐约的诡异。

游宣迈开的步子迟疑了下,顿在了原地。

然后他就目送着眼前那道有些瘦弱的身影目不斜视的走了进去,径直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随意的拿出纸巾擦拭着额角微湿的发丝,和身边学生们的拘谨形成了鲜明对比。

游宣:……

他现在开始怀疑,宋矜是不是才是他们的班主任。

台上的小姑娘如同看救星般朝宋矜投去感激的眼神。

“宋矜!你终于回来了,刚刚苏老师跟我说……”

说到一半,她才意识到教室门口还站着个人。

小姑娘偏头看去,在看见那张脸的时候,脑子有约摸两秒的空白。

穿着简单白t的黑发男生就那么站在门口,和她对视时,很轻的弯了下眉眼,那双浅褐色的眸子载满了温柔,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惊艳到极致。

两秒钟的空白后,她脑子里出现了两件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