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香港1968 > 050【诲淫诲盗】5000字大章

050【诲淫诲盗】5000字大章(1/2)

目录

男声:“大家晚上好,我是李我!”

女声:“大家晚上好,我是珍珍!”

男声笑道:“珍珍是我们电台新的女主持,不仅长的够靓,说话又好听。”

女声捂嘴笑道:“李哥就别笑话我了。”

男声道:“好了,接下来将播出由我和珍珍以及电台同事制作的《鬼吹灯--盗墓笔记》,欢迎大家收听。”

随着收音机里的主持人开场结束以后,很快,又传出了一阵十分诡异的音乐声,这时一个十分爽朗的中年人声音大笑道:“老先生,我看你坐在这已经一天了,怎么?没有一点生意上门?”

一个沉重的老人声咳嗽道:“算命问卦全凭缘分,今日有缘,不如来算一卦?”

中年人道:“哈哈,老先生我可不相信这些东西。”

老人道:“算命谱卦,自古有之,怎么能不相信呢?”

随着两人的交谈,渐渐的从算命聊到了风水,又从风水聊到了前阵子山里被天雷炸出来的一个宋代墓葬。

中年人道:“我可是亲眼看到了墓葬,里面好东西太多太多了,之前听人说,半夜的时候,有一伙人偷摸着上山,盗走了不少宝贝。”

老人道:“那是倒斗的人。”

中年人疑惑道:“倒斗是什么?”

老人笑道:“倒斗又称盗墓!”

中年人眉头皱起:“盗墓贼?盗他人之墓,是否有损阴德?”

老人道:“伦理常纲,盗墓自是有损阴德,但看的是盗墓之人是何品性,现在不是流行考古吗?那些考古的人不也是挖人家祖坟?”

中年人道:“考古跟盗墓是两回事,一个是为了研究古代历史,一个是为了一己私利!”

老人道:“不不不,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盗墓贼多为人鄙夷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总有那么一些三教九流聚集在那些阴暗处的下九流谋生勾当的人,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中年人嗤笑道:“下九流的人能做些什么大事。”

老人笑道:“民国时期就有这么一帮下九流勾当的人,不走寻常路,当起了英雄好汉来!”

中年人不屑道:“英雄好汉?我怕是绿林大盗吧!”

老人道:“这你就错了,民国时期,下九流的行当中有多少人投敌卖国,又有多少人当起了英雄好汉保家卫国?反观你看那些读书人,卖起国来,可谓是认爹认祖,让人啼笑皆非!正应了那句古语: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中年人争辩道:“我可不知有什么下九流行当的人做起了英雄好汉,却总是听闻有一些盗贼欺凌百姓,掠夺人家财。”

老人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今日见你有缘,跟你说道说道。”

中年人不信的咧嘴笑道:“愿闻其详!”

老人的声音似乎在追忆着什么:“那是1911年,一名强人,立于江湖之中,召集十八省三十六行绿林好汉,响应国父孙先生的号召,汇聚一起纷纷揭竿而起,联合推翻了封建迂腐的大清王朝,吹响了中华崛起之号角……”

随着广播的继续,霍耀文听的倒是津津有味,虽然这书是他写的,但广播剧也改编了不少内容,而且有些事情,文字是很难表达出感情的,语言才是人沟通的桥梁。

《鬼吹灯》的广播剧是提前录制好的,所以无论是台词,还是配音,都是做到尽心尽力。

所以在说道霍英雄的事迹时,就连霍耀文都听的是心潮澎湃,心里感叹这个广播人的功底实在是深厚啊,将书中所撰写的那个大时代中的人物讲述的是活灵活现。

等听完广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在李我和珍珍的告别下,第一集的广播剧算是告一段落。

别人听的如何不知道,但霍耀文自己却是觉得无论是配音还是背景音乐,和在说道一些鬼魅魍魉时的恐怖气氛,都拿捏的很到位。

《鬼吹灯》的广播剧结束后,就是香港电台的晚间情感节目,原本霍耀文准备关了收音机去睡觉的,但忽然听到收音机里响起了一个女声。

“大家好,我是珍珍,又见面了,萧萧姐因为怀孕所以暂时不能主持这档节目,将有我来代播,希望大家能够依旧支持我们这档午夜情感节目。”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起少年时所钟爱的那个人……”

根据去年明报调查,香港收听广播的人数,大概在两百三十万人左右,全港差不多四百万的人口,就有二分之一的人,经常收听广播,这一数字远远大过观看电影和电视的人。

这其中无非有两点,一是大家的娱乐方式很少,另外一方面,就是电影和电视都需要花费很高的代价,而收音机不同,一台小的收音机,最便宜的只需要几十块钱,最贵的也不超过几百块。

但电影和电视就不同了,电影属于消耗品,购买一张票就要3-5块钱,而且只能看一场。电视机的价格就更高了,最便宜的二手也需要几百块,这期间不仅要付出买电视机的钱,还有电费,还有线路的费用。

哪里比的了收音机划算,再加上收音机同样可以听歌曲,听戏曲,听评书,听广播,听小说,听赛马,一笔钱享百样事,孰多孰少,自然不用多言语。

所以随着《鬼吹灯》广播剧的热播,在第三天,霍英雄踏入一座古墓的那一刻,路途中碰到的鬼怪僵尸,虽然配合音效听起来有点吓人,但却是让不少收听的听众们,直呼过瘾。

广播中所讲述的各种乡野传闻,民间故事,仿佛都带着大家重新回到曾经听过的一些坊间传闻。

香港商业电台,一连播出七天,七天夜晚七点的收听率可谓是爆棚。

虽然现在检测收听率的手段很简陋,不似后世可以采用科技的手段检测实况收听人数,但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同样有他们的检测方法。

当下电台获取收听人数的方法,大致方法分位三种,即走访法、日记卡法和寄信法。

走访法简单明了,派遣电台的外派人员,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

日记卡法,是以那些电台提供一本64开的小册子,一本小册子可以记录一名听众一周七天的个人收听情况。

当然不是每个听众都有小册子可以记录自己七天收听情况的,毕竟纸还要钱呢,收听广播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一人一份,还保证每七天一换?

至于寄信法是看每日每周每月收到的访信有多少,来综合判断出收听人数。

这些方法检测出的收听人数肯定是不准确的,但最少能有个最低收听率。

从《鬼吹灯》开播的第一天起,何佐芝就让下面的员工开始动起来,尽可能的走访更多的听众,询问一下对这部剧的感官如何。

七天下来,电台最终得出的结论,那就是《鬼吹灯》大幅度的提高了香港电台的收听率,每天七点到八点半,这一个小时三十分的时间里,根据台里的评估人员估算,最少有超过三十万人收听,这还是最低数的,毕竟收听率这东西没有后世科技的帮忙,很难实况检测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