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香港1968

004【搵钱】(1/1)

目录

霍耀顺着细妹指的方向看去,见一台老式风扇底下叠着厚厚一层报纸,也没有急着去翻,而是走到父母房间,从一个很大的正方形衣柜里取出来一套换洗的衣物。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再加上早上一直在外面跑,不仅身上出了很多的汗,还黏糊糊的,索性拿套衣服和不锈钢脸盆去楼层公厕洗个澡。

刚重生过来的时候,面对洗澡都要去楼层公厕里洗,霍耀内心是很痛苦的,毕竟在公厕洗澡,里面刺鼻的臭味也就罢了,最烦躁的是,时不时的就有人跑进来上厕所。

虽然有专门用来隔离洗澡和上厕所之间的一块破布,但两者之间的距离太近了,难免会尴尬和恶心。有次夜里面霍耀洗澡的时候,有人来上厕所,听着那人“嗯哼啊哈”的排泄着,差点没给霍耀恶心死。

所以霍耀打定主意,只要搵到钱,第一时间就换个房子!

住在公屋里有太多太多的不便了,不仅上厕所要排队,洗澡要排队,就连有时候做饭都要排队的,毕竟公共洗菜的池子就那么几个,要是都赶趟到了一块,肯定要浪费不少时间。

这不,刚想着洗澡的事情,走进公厕里,就发现已经有三个人在里面冲洗了。

里面在洗澡的几个男人听到动静,纷纷扭头看过来,其中住在霍耀隔壁的权叔就张口笑道:“耀你也来洗澡啊!”

“嗯。”霍耀头皮发麻,这个吃饭的点了,都有人在赶着洗澡。

权叔热情道:“那耀你过来跟我们挤挤一块洗。”

“算了权叔,你们先洗吧。”霍耀顿时没了兴趣,这公厕其实也不是很大,除了三个蹲坑外,就只有大约五十尺十尺等于一平米左右的空间来供人洗澡,只有两个水龙头,三个人洗本就很挤了,其中一个更是直接站到了蹲坑上。

这让霍耀怎么洗?

无法,霍耀只能拿着衣服和脸盆回去了,心想着等吃完饭再洗,刚好这天热吃饭也容易冒汗,洗个澡睡个午觉,下午起来在一一筛选报社。

来到家门口,正在做饭的李艺萍见到自个仔回来这么快,诧异道:“怎么没洗澡?”

“人太多了,权叔他们在洗呢。”霍耀无奈的说着,重生过来,总是有太多的不便了,本以为没有电脑就已经是个麻烦事,现在看来,连洗个澡都麻烦的很。

也幸好过来的时候是夏天,要是冬天的话,想要洗澡,还不得冻死。不过香港的冬天好像不是很冷的样子。

“公屋住就是这样的,再忍忍。”虽然在公屋住了快十年了,李艺萍对这里的环境已经熟悉,但还是希望自个的仔过的舒服一点,也是忍不住劝慰道:“你老豆已经申请了下一批新公屋的住宅权,我跟你老豆去看过,不仅每个屋子都有最少五百尺,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厨房和客厅,就是卧室小了点,不过也比现在好多了。”

“新的公屋?”霍耀先是一愣,随即在记忆里找到了相关的信息,原来是今年自己毕业后,不需要再交学费了,家里的经济倒是每个月有了富裕,霍父和霍母还有阿嫲商量了一下,决定向新一批建好的慈云屋邨申请住宅权,每个月多支付两百蚊钱,换一套全新的公屋住。

其实霍耀家里的条件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差,毕竟霍父经营着一家成才书店,跟好几个中学都有合作,利润肯定是有的,搵的钱也不少,但家里有两个孩子读书,特别是霍耀上大学后开支高了不少,所以一直没有换新房住。

霍耀回忆到这些,一时心酸不已,果然苦的都是父母啊,忍不住拍着胸口道:“阿母,公屋的话其实不用的,今年我就买套千尺豪宅,到时候我们全家一块搬进去住!”

霍母李艺萍闻言,捂着嘴高兴的呵呵笑,说道:“行,那阿母就指望我仔买套千尺豪宅了。”

看霍母这个样子就知道有点不相信,认为自己在吹水,霍耀只能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要不是重生过来的这一个月,起初在整理原主的记忆,后来为了原主和父母的梦想,忙活着应聘香港大学老师的事情,他早就想办法搵钱了,也不至于苦等一个月。

...

几分钟后,霍父霍成才匆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在听到儿子成功应聘上香港大学老师后,高兴不已,连连说道:“儿子像我,有出息,成才!”

这番话只让阿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带着不满的语气说道:“要是阿像你这样那就废了,读书的时候不好好读书,整天就知道跟着人出去游大街,说是为了国家,游到现在又有什么出息!”

霍成才听到自己老母的话,也是讪讪然的笑了笑。

当年霍父跟在同窗后面出去游行,一方面是大家伙都这么做,另外一方面就是可以公然逃课。等到后期,抗战快要结束时,内战又开始了。

为了避免一些麻烦,霍父只能带着一家老小跑到香港来,本想着闯个名堂,但肚子里的墨水少的可怜,做生意又败了一大笔钱,最后也只能借助祖上仅剩下的一点财产,开了一间书店,勉强养活全家。

差不多来港十几年了,霍成才也没闯出个什么名堂来,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生了一个聪明又靓的仔。

“好了妈。”李艺萍不忍心老公被婆婆这么说,也是忍不住劝慰了一句。

旁边的霍耀也是夹了一块肉放到阿嫲的碗里面,笑着道:“阿嫲吃菜。”

“是啊阿嫲,这红烧肉烧的可好吃了。”霍婷婷也跟着道。

“好好,乖仔乖女吃饭吃饭。”阿嫲听着孙子孙女的话,也是笑呵呵的吃起饭来。

“吃饭吃饭。”

霍父见没人搭理自己,也憨憨笑了笑,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吃到一半,霍婷婷或者盯着霍耀的眼镜道:“哥,你的眼镜新买的?好好看,我都没见过这个款式的。”

霍耀下意识的抬了一下金丝边眼镜,点点头笑着道:“嗯,新买的,老的那一副度数有点低了。”

其实霍耀重生过来后,就发现原主本来是五百多度的高度近视,不知为什么莫名奇妙的就好了,他现在戴的这副眼镜是没有度数的,款式也是他亲自设计让眼镜店的人帮忙用铜一点点敲打出来的,然后在外面涂了一层金色染料。

至于为什么不近视了还要戴眼镜,一是霍耀上辈子也近视,习惯了戴眼镜。同时这马上要去香港大学教书了,曾经的老师和主任都清楚自己是个高度近视的人,家里人也清楚,冒然的不戴,一次两次还好,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人好奇追问。

毕竟这个时代可还没有激光切割眼角膜来恢复视力的技术,所以为了避免被人追问,戴个没有度数的眼镜挺好的。而且霍耀不戴眼镜的话,看起来有点面嫩,这马上要当老师了,自然要打扮的成熟一点,不能给那些学生一种太年轻没本事的感觉。

当然这些都只是原因之一,最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霍耀十分适合戴眼镜。戴上眼镜,特别是这副他根据后世所戴的款式,特意找眼镜店订制来的新眼镜,让人第一眼看他霍耀,都会有一种这是读书人的感觉,质彬彬,斯斯。

因为书店没请人,等吃完中午饭,霍父又匆忙的回书店重新开门了。

霍母等会也要去书店帮忙,最近来买教材书的学生有很多,有时候人太多太杂,霍父一个人忙不开,就需要她帮忙去盯着点,别被一些学生偷摸顺走一两本书。

等霍母也去书店帮忙后,阿嫲则是收拾收拾小小的屋子,拿着针线在那缝着一条新的绣帕,这是前面一条街裁缝店给的一个活。

因为阿嫲年轻的时候读过书,也专门被家里人教导学过刺绣,所以经常会绣一点针织品卖给裁缝店的人,赚点小钱,用来贴补家用。

细妹霍婷婷则是吃完饭就跑出去找同学玩了,这难得放假,自然是要好好的出去逛逛。

至于霍耀则是拿着明仔帮忙搜集的报纸和报社资料,在那研究起哪家报社销量和稿费更高一点。

没错,霍耀想到的第一桶金,又能够快速搵到钱的方法,就是写或者为一些报社撰稿写点章什么的。毕竟好歹他上一世也是专业的编剧,也写过几本完本的扑街,笔自认是有点儿,但创意嘛就不提了。

不过重活到1968年的香港,能够写的、章那可就多了去了,抄公他霍耀是当定了!

PS:搵钱同音温: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