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女生 >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 第二十章 楼(1)

第二十章 楼(1)(1/2)

目录

“怪不得他们家出事之时没有人在意。如此邪门的一家,死了个人到真不算稀奇,”白叶道,“小姐不好奇么?”

当然好奇,否则她怎么回来,白扬歌虽然面上不说,实际上还是很在意长相相似这件事的,还好白叶心大,并没有听明白老板娘说的话。

许若兰的家离白府很远,二人已然耽误了很长时间,眼下日薄西山,最后一丝阳光摇摇欲散,白扬歌心里想着许若兰那个凶宅,不禁心里发毛,道:“还是少提为妙。”怪吓人的。

白叶天真的认为自家小姐在思考,乖乖的闭了嘴。

再次到家的时候白敬已经回家了,见白扬歌带着下人从前厅走过,便派人叫下了她。

白扬歌心里清楚白敬只是想问她事情有什么进展,没什么大事,便叫白叶先回去了。

白扬歌能像今日一般大摇大摆地出入大理寺,都是白敬的功劳。再不济,白扬歌这个当女儿的也应该同父亲汇报一下。

严格来说白扬歌这一天并没有什么收获,因此并没有用很多时间便与白敬说完了。白敬纵横官场多年还真没遇到过这样奇怪的事,很是沉默了一会,建议道:“歌儿不如找个方士看一看,虽然这几年怪力乱神之说愈发严重,不少半吊子借机坑蒙百姓,但不乏有些神通之人。”

白扬歌在月前还是个坚定地唯物主义者,但现在不由她不信。

许若兰的家确实奇怪,白敬的建议不无道理。

白扬歌道:“爹说的有理。明日便让沈公子去寻。”有事沈云归,没事白扬歌。

“你与那”白敬欲言又止,喃喃道,“换上你也不是不行罢了,回去休息去吧。”

白扬歌预感不妙,但一时琢磨不出来白敬什么意思,索性不想,说了句“您也是”便告辞了。

白府大的惊人,此时天色已晚,夜色雾雾别有一番风味,不过白扬歌属于白天看恐怖片晚上就不敢走夜路的那种,白府往来的下人脚步匆匆,飘如阿飘。

白扬歌不动声色地加快脚步。

等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额头上已经布了一层薄汗。

哪知白叶那个小丫头站在屋子前面比她还六神无主。

白扬歌疑惑地拍了一下她的额头,问道:“怎么了?”她这院子挺干净的啊。

白叶目光呆滞地看了她一眼,又转过身指了指屋子,带着一丝恐惧一丝哭腔地道:“小姐有有有有人来了奴婢不敢声张,就说小姐已经在里面睡下了。”

白扬歌:“。”你这孩子真会找借口。

她满头黑线的道:“谁来了?沈云归?”

还好白扬歌作为现代人最后的底线就是不搞阶级对待,院子里没留下几个人,不然让人看到本该睡在屋子里的她此刻却站在这,不得将人吓死。

她镇静的语气,无疑平复了白叶的心情,后者吞口水道:“是谁您一会就知道了,奴婢不太敢说您有事喊奴婢哈!”

说罢,一溜烟似的跑远了。

白扬歌带着满脸问号推开了门。

嗯。

一切都很正常。

白扬歌不由得疑惑白叶那孩子吃错什么药了,走到梳妆台边上便开始鼓弄明日给哨夫人的簪子,手刚刚拿起刻刀,她终于反应过来,道:“阁下夜访女子闺房,可有不妥?”

若不是梳妆台与她的床离得不远,她还真察觉不到这屋子里还有第二个人的气息。

“不妥?”白玉般的指尖撩起床幔,一道含笑地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沈云归便妥了?”

他竟然听到了,但是这不是重点啊喂!

最后一个音落下,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白扬歌瞳孔里。

后者吓到从椅子上滑了下来,语气同方才的白叶没什么区别:“王王王爷?您喝多了?走错了?”

楚楼一身玄衣,面色苍白的向她走过来,他似乎很虚弱,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眉眼间尽是慵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