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小说の > 朝比奈若叶与○○男友

第一卷 第四话 朝比奈若叶与一心一意的他(1/2)

目录

一、

——放学。我背倚校门,望着天空。

距离初次约会的日子,快过去一周了。自那以来,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进展。

即使在放学后我们会一块儿回家,但在其他时候也是各过各的。

在我的校园生活中,与入间同学的接点并没有增加太多。

买回来的模型也是,摆在房间的桌子上后就没再去碰过了。

总觉得,提不起那种劲来。虽然我认为这有些对不住他。

尽管如此,要举出他改变了在我心目中印象的例子的话,那只有一个。

「久等了!」

「啊……」

「朝比奈同学——!抱歉,我迟到了!」

「呵,没关系的哟。那,我们回家吧!」

——我与他并肩走路时的抵抗感变少了这一例。

「对了对了,今天亮一那家伙啊,又又四处吵吵着要决胜负哦!」

「备前同学,是挺易怒的人来着……是入间同学你又煽风点火了吗?」

在回家路上谈天说地已经变成每天的惯例了。

入间同学很擅长聊天,有时会将有趣的事情改编成剧本,不仅如此,一到我说话时,他就会笑嘻嘻地点头称是。

因此,我们可以轻松地毫不拘束地聊天。而且,这也绝不是令我痛苦的时间。

关于我与他之间的关系,现在这种程度我想就已经足够了。

但……可惜的是,『她们』却并不像我这样认为。

「你太松懈了!」

在早班会之前。即使是在吵闹的教室之中,这声怒骂也足够突出。

「可,可是……」

「你可不是小学生了吧?你其实根本没有认真和他交往吧。啊,对吧?」

七濑同学居高临下地怒视着我,并将桌子敲得咚咚响。

「不!没有这种事……!」

「你还想顶嘴不成?像你这样悠闲下去,什么时候游戏才可以结束啊!你,明白玩这个游戏的意义吗?」

「好啦好啦,七濑同学。消消气,消消气。」

出人意料地,东海林同学居然出手帮助了我。

对着气头上的七濑同学微笑以将她安抚下来,然后东海林同学将手轻轻地搭在了我的肩上。

「她可是,有认真地理解过自己曾经做出了什么事的哟。」

不过,她的眼里并无笑意。她屈起身体,一边好似在窥视着我一般,一边将嘴巴轻轻地靠近我的耳旁,接着她这样私语道。

「你说,是这样吧?朝比奈同学♪」

「呜,是,是的……」

不寒而栗,她只是做出了一副可爱的表情而已,言语却有着令人惊叹的压迫感。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就让我们来帮你补救一下,感谢我们吧。」

歪起了嘴角的七濑同学放出了这样的话。

「你,从没和男生交往过,对吧?那么,也就是说还没接过吻吧。」

「欸?是,是的……」

冷不防地,她说些什么呢。我并不理解七濑同学这个问题的含义。

但是,当被他人看到她的这个样子的时候,大多会有不像话的事情要发生。

……不祥的预感开始膨胀。

「是这样啊,那就决定下来了!你,下次约会要和那白猪接吻。」

「什么——」

一瞬间,没有明白过来她说了什么。

这句话蕴含着的破坏力是能将我的心灵粉碎的程度。

「还请饶过我吧!这我做不到!」

「笨——蛋。你觉得你拒绝得了?别挣扎了,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你明白了吗!?」

七濑同学的声音在教室中回响着,下一刻。

就像是觉得这一幕很有趣的样子,班上的同学们一齐骚动起来。

当然,在这骚动中没有什么同情与困惑的声音。有的,只是轻蔑的嘲笑声而已。

我想拒绝,但是……没法拒绝。

我打从心底感到难堪。凭什么我要被这样对待。

「呜……」

接着,我一成不变地——

「我明白,了……」

——在躁动着的同学们的面前,我缓缓地上下点了点头。

二、

以忧郁的心绪迎来周日。今天就是与入间同学第二次约会的日子,也是我必须与他接吻才行的最糟的日子。

抬头看去的是正大晴的天空。虽然风卷来袭人的寒意,但是直至昨天为止都不停下着的雨已经停下,明媚的阳光将世界包裹起来。

明明天空是如此地湛蓝且万里无云,但一想起这之后的事情,就心情沉重。

叹着气将头俯下,点点浮现的脏水坑映入眼中。

总觉得,心情变得愈来愈失落。 我想要立刻转身回家去。

……但有这种想法是不行的吧。

很快,要到碰头地点了。至少,我想要在接吻之前和入间同学一起快乐地度过。就像之前的约会那样。

现在的时间,是碰头前的二十分钟。恐怕,他会像之前那样先到吧。根据他的性格,能够这么想象出来。

回想起邀请他作第二次约会时,他那兴高采烈的表情……心情稍许缓和下来。

不过,事实与我预想的相反……在碰头处并未看到他。

「奇怪?」

应该是在书店前碰头的,我没搞错吧?

啊,或许是为了打发时间进了书店吧。

这么想着的我试着去店里找他,可并没有看到那独特的身影。那般特别的外形,我是没可能漏看的。

嘛啊,还未到时间呢。直到约好的时刻,还有十分钟。这么想着,我决定在这等等他。上次是他等我,这次就让我来等他吧。

这样一个人呆呆地伫立着,那些我不能去考虑的多余的事情就会在脑里浮现。学校,「惩罚游戏」,还有——他。

其实,我并不讨厌入间同学。嗯,甚至可以说他的那种性格讨人喜欢。

不过,按恋人的标准来的话,就不是这个情况了。

我明明连与男生牵手都会踌躇,而要踏入在这之上的男女阶段我更是从未想象过。

虽然不确信,但我认为这不是我可以做到的事。

最重要的是,与并不喜欢他的人接吻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很失礼吧。

带着乱糟糟的心绪,我继续在原地等着他。

……不对啊。这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三十分钟了……他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吗?无论我怎么等,也看不到入间同学的一点踪影。

果然是我把碰头地搞错了吗?

那,为什么?他有什么不来的理由呢。

瞥一眼手机,确认了并无入间同学发来的信息。

纵然迟到,他也不联络我,奇怪。虽与他交往的时间不长,但我认为他在这方面是不会松懈的。

呆呆地看着毫无反应的屏幕。仅仅只有电子数字表示的时间在变动着。正当我想放弃,将手机收进口袋中时,猛然意识到了。

——对了!由我来联系他不也行嘛!

为什么我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想不到呐。

我启动LINE,在快要点开他的对话框时,手指悬在空中。

为何,停了下来。

——这么下去,能让这场约会中止就好了。

耳畔微微地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是啊。再等他一会儿。说不定,他是因为碰上电车晚点了。

再过,一会儿……

可是,自约好的时间以来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以上的时间了,他仍没有出现。

真叫我担心。或许,他出了什么事。

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试着联系看看。直接拨电话给他……

总算下定决心,而在手指将要触碰到通话按钮时。

「欸,有电话!?」

手机里流出了耳熟的旋律。屏幕上出现了来电信息。

这通电话果然是来自于让我等待着的人的。

「喂,入间同学?你现在在——」

「对,对不起!」

我还来不及询问,入间同学那焦急地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真是让你久等了,对不起!突发了一些紧急情况……今天我没办法去那边了!」

「啊,原来是这样。」

太好了,他没有碰上事故或生病什么的。稍稍放心了。

「以后我一定会做补偿的!真的!对不起!」

听到他竭尽全力地道歉的声音,总觉得他有些可怜。

你不用太过在意哦。我尽量的以柔和的语气这么对他说完,入间同学也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真的不用太在意了哦?那么,明天学校见……」

我制止了仍然在不断道歉的他,挂断了电话。

从我的嘴中漏出微弱的叹息。而这,一定是源于安定下来的心情。

不过,在心里有着少许……无法与他约会的惋惜情感。

「那么,接下来做什么呢?」

现在还太早了。因为一直在站着,腿脚已经变得相当累了,稍微去街上散散步或许也不错。

「像这样,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散步已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总觉得,心情飘飘然的。机会难得,不如就去之前和他一起去过的购物街上走走吧?去那里的游戏中心玩玩也不错。这么想着的我,漫无目的地踏着步子……

「哇,在那边的是——」

突然,在面朝街道的前方,一对眼熟的父子停留在那。

我记得,是太一和他的父亲……吧。今天也是父子一起出门吗?

真巧,这样的词说的就是这种时候吧。

上次和现在。都在约会中途碰上他们了。

……虽然,这一次约会中止了。

「爸爸……这边也没有哦?」

「去哪了呢。还以为那种外形的话马上就可以找到的来着。」

在找人吗?看起来,他们正以严肃的语气在说事的样子。

虽然我有些好奇,但向只是见过一次面的他们搭话什么的,我总有些踌躇。嗯,没头没脑的插话,是很失礼的呢……?

这么判断后,我打算快点离开那个地方。

并对自己说这样就行……

「不行,根本看找不到他。完全不知道他去哪了。」

「我们再一次,再回去找一次吧!」

他们的对话从背后传来。他们的说话声音还挺大的。

是碰到了相当棘手的事情了吗?果然,我还是好奇。

我迷茫着停下了脚步,就在这个瞬间。

「啊啊,是啊。希望,他没事就好了。」

「他没事吗?晴斗说过,还不至于会死掉!?」

——什!?

什么!刚刚他们说了什么!?

而在我的头脑理解这些话之前。

「什,那是怎么回事啊!?他,入间同学出什么事了吗!?」

反射性的,我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你是,我记得是那个时候……!啊啊,这真是太巧了!」

「姐姐,晴斗会这样子,是那个,那个的原因……」

可爱的脸蛋被浸透,太一一边流着泪一边诉说着。

到底,出了什么事!?

「冷静点,太一!……抱歉呀。今天你们也是在约会吗?但是却这样……」

太一爸爸一面继续安抚着哭出声的太一,一面转头面向我。

「实际上呢,刚才——」

根据太一爸爸所说的是这样的。

太一和他爸爸打算到新建的主题公园做父子二人游。而我也有听说过有关那个地方的传闻。那里的立体型游戏的体验极佳,特别是在小孩子们之中更是备受好评。我想起了曾与入间同学说定,会根据那边的客流情况,在约会时绕到那边去。

「……而在那途中呢,实在是偶然,我们与我学生时代的朋友再会了。」

据他说是出于兴趣自制饰品和小物品在路边贩卖的『朋友』。

太一爸爸也是和他许久未见的样子,便把太一扔在一边,和他谈得越来越起劲。他们忘我地聊着……而注意到时,本该在身旁的太一却不见了踪影。

无论如何都是无聊的太一跟着宣传的玩偶去了。他注意到的时候却已经与父亲走散了。

在陌生的街道上,只有一人。在他周围没有任何一个认识的人。

而在抽抽搭搭地哭泣着的太一面前路过的……没错,就是入间同学。

了解了情况的入间同学熟练地安抚好太一,并和他一同寻找父亲,我认为这很符合他的性格。

但是,既因为主题乐园新开张,也因为今天正好是晴天。不管往哪看,到处都是为此而来的人,人,人。因此想要找到太一爸爸还是颇有难度的。

「巡警先生,在派出所里也没有。而我也忘记了爸爸的电话号码了……没法和他联络。」

这么说着太一低下头。

真可怜。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孩子肯定很不安吧。

就算如此,入间同学也没有放弃,一面安慰着不安的太一,一面到处寻找着他的父亲。然后终于,他的努力出了结果,总算是找着了太一的父亲,但……

「这小子,看到人行道对面的我,就一溜烟地飞奔过来。明明信号灯还是红的,他连这个也不去注意地……」

太一找到了爸爸是相当地高兴吧。而他不顾周围地飞奔出去的结果是,

从旁边突然冲出一辆加速的卡车——

「晴斗他瞬间就冲出去,将这个孩子救了下来。托他的福,太一没有受到一点伤,但……他却狠狠地摔了一跤,结果他整个身体都落在了水洼中——」

「这,怎么会……!」

「他满身,全是泥,并且还处于判断不了受伤与否的状态。我慌里慌张地跑过去,正想要确认他的身体情况的时候,他却突然慌张起来。还向我确认现在是什么时候。」

「那,然后呢?」

「迟了个大到啊,他焦急地这么说。之后,忽然『朝比奈同学,对不起咿咿咿!』这么大叫着奔跑着离开了。我目瞪口呆地也没能目送他。等回过神追出去的时候,却已经晚了。正在我们完全找不到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由于事实太过震撼,我话也说不出来。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如果,你和他取得了联系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们呢?他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我想向他道谢……最重要的还是担心他的身体!假如撞到头,就算在那里看起来没事,但也是有可能留下后遗症发作的!」

对不知所措的我太一的爸爸递出名片,这么说道。

在之后,我们间进行了怎样的对话呢,模模糊糊地已经记不清楚。

能记起的只有我接过了递来的名片,做好了与他联系的约定而已。

入间同学,应该是要在这个车站坐电车。虽然自那以来经过了一段时间,但或许……

「——啊!」

有了,找到了!他那个特别的背影,不会有错!

「入间同学——」

如那样,我打算奔向他的身边——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的身姿即使是旁观者看来也会觉得可怕而残忍。

和太一爸爸所描述的一个样,他全身上下覆盖着泥,沾上了湿漉漉的污垢……甚至还有零星的水滴滴答滴答地落到地上。

原本昂贵的衣服已四处破洞,沾满了泥……化为了破布。

乍一看之下,他的身上没有留着血,即使如此他的这个姿态也会让人不忍直视,心疼他的模样。

「怎么回事啊那个丑男!呀——好脏!是流浪汉吗?」

「呜哇,恶心……喂,别去看他了呀。」

能听到周围人的嘲笑声。

入间同学则是默默受着那些嘲笑,无力地走着。

那粘满了泥土的身体擦也不擦,步履蹒跚地……

然后,看到他的这副模样,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发出的嘲笑声就更大了。

不仅如此,甚至还有拿出手机拍照的人。

「——!」

瞬间,我的心中燃起的,是无法言喻的愤怒!

他们,明明不知道他做了多少事情,还敢,这么做——!

气愤到这种程度,有生以来我还是第一次。

正当我想任由情感奔流,对他周围看热闹的混蛋们破口大骂时。

「出什么事了,晴斗君!?」

「喂,在干什么你们这些人!」

突然响起来的声音挫回了我的气势,我倏地跑到隐蔽处藏起身子。

「他们是……备前同学,波川同学?」

名人三人组的另外两人跑向了入间同学那儿。

「瞬,还有亮一……?你们为什么在这?」

「我们还想这么问呢!你,不是正在和朝比奈同学约会吗!?」

「亮一说得对!而且你这个样子又是为什么!?」

「这,这个,那个……」

「啊啊,稍等一下。」

备前同学向周围环视了一圈,瞪了一眼看热闹的家伙们。在他的那对游走着血丝的眼中,能够感受得到含有的异样的气魄。就连刚刚还愤怒着的我也觉得后背发凉。

「喂,这不是给你们看的……滚!」

受了备前同学呵斥的混蛋们,就像蜘蛛的幼崽一样四散逃开去。

而我也退缩,不由得想要转身离开了。

即使他并没有针对我,而只是听到他的话语的我也全身汗毛倒竖起来。

「那么,烦人的家伙们不在了。在远处稀稀拉拉地看着的那些就先放过他们。若是敢拍照的话,我就狠狠地揍他们。」

「那会闹出事的,算了。这先不说,晴斗君。究竟出了什么事?」

「额,这个,那个……」

犹豫一阵后,入间同学害羞地挠挠头。

「摔,摔倒了啦!呀啊,我啊,笨手笨脚得不得了啊!」

欸,他在说什么……

「别糊弄我!哪个世

界里会有光摔倒就变成这副惨样的家伙啊!」

「对,摔得再惨也不会变成这样……」

「不是,这是真的啦。事实,就是这样的。」

「晴斗君……」

「你,还这么说——!」

确实,这样的借口无法令人信服。连我也无法相信。

但是,愤怒地逼问他的备前同学,被波川同学抓住肩膀阻止了。

「是嘛。真是的,你自以前开始就笨手笨脚的呢。」

「喂瞬!?」

「亮一君。是他自己这么说的哟。那么,这样不就好了嘛。」

二人的视线纠缠碰撞在一起。甚至能看到他们之间迸散出无形的火花。

然而,那一瞬之间。先将目光移开的,是备前同学。

「……切。我知道啦。」

「抱歉啊。谢谢你们了。」

道谢的入间同学转向一旁,备前同学闹别扭似的抱着胳膊。

「可是,你变成这个样子的话。今天的约会……」

「……我和她说突然有急事,拒绝掉了。」

「你……」

入间同学失落地耷拉肩膀,无力地低着头。

「……要是我以这副样子和她搭话的话,朝比奈同学会觉得丢脸的吧?」

——欸?

「我自己无所谓。无论被怎么嘲笑也好,谩骂也好。都习惯了,没什么感觉。可是啊,可是……我无法忍受对我说过喜欢的女孩子被当做笑料……」

滴答。从他的眼中,掉出与泥水不同的液体。

我的脚步变得蹒跚。视野变得摇摇晃晃,就连站立也变得艰难,我的臀部猛地落坐在了地面上。

——他所说的话,就是含有这种程度的冲击性。

「对不起!难得从大家那儿得到了鼓励!我却还是让朝比奈同学在这种寒冷中等了一个小时以上……啊啊,我这人,真是不行啊。」

「……真是的,这样与期望不符真是有晴斗君的风格呢。我们的鼓励什么的,明明可以不用去在意的。」

「可是……朝比奈同学。」

「嘛啊,不通知她一声就让他等了那么久确实不好。不过,关于这方面你也有和她说过会补偿她的对吧?她不会对你说绝交什么的啦。」

「对啊,别——对这样的事情一一烦恼了,郁闷死了!明天,和朝比奈好好地道歉不就行了吗?」

「……啊啊,就这么做。谢谢啦,你们俩。」

用波川同学递出的手帕擦完脸,入间同学露出了害羞地笑容。

「总之,先整理一下这副模样吧!就这么回去的话,那个臭女人先不说,你的老妈也要担心你了吧。」

「是呢。衣服什么的就由我们来准备了。你就先去附近的温泉清洗身体。这之后,首先要去医院哦。得检查一下身体哪有没有撞伤才行。」

「呜呜,真是耀眼的友情啊。这,这流下来是汗。」

「恶心。」「恶心呢。」

之后,他们离开了那个地方。而我则没出息的一步也迈不动……

甚至悄悄地目送他们三人的背影也做不到。

『我无法忍受对我说过喜欢的女孩子被当做笑料』

耳畔一直回响着他刚才所说的话。

轻轻地按下胸中的躁动——我也,从那个地方离开了。

——回家路上。我兀自发着呆地走着。

姑且,我按着名片上的联系方式打了电话。在他问我详细的情况时,我回答道他已经去医院了,没事的。要边运转发楞的脑袋边做说明真是件苦差事。

寒冷的风吹过火热的脸颊带来舒爽的感觉。不知怎的,身体微微地发着热。

感冒了吗?

总感觉,现在的自己有些奇怪。我摇摇头,企图将热意驱散——

「呜哇——!哪儿都没有啊!」

从我面前的方向,传来了小孩子独有的尖细哭声。

那边是……公园?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起刚刚太一的事情。于是,我自然地走向传来声音的方向。

「是那个孩子吧?」

走进公园,马上就认出谁正在哭泣。

大概小学三~四年级吗?一位女孩正焦急得一个劲儿地环视四周。若是以往的话,纵然我觉得她可怜也会尽力避免和他扯上关系。

但是,今天的我果然奇怪。

「怎么了吗,在这种地方哭鼻子。」

「嘤,嘤……妈,妈,跑腿,圭吾他们……」

因为正在抽泣着,她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没法好好地做出说明。

我仿着入间同学的样子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头。

拿出手帕擦干她的眼角,缓和地与她说话使她冷静下来后,她总算停止抽泣,慢慢地将情况说了出来。

这个孩子——名叫遥——在她的班级上有一位叫作圭吾的霸道男孩。这个孩子不幸地和他遇上了,接着母亲拜托她跑腿用的包包被抢走,并被藏在了这个公园里。她若是不早点找到包的话,就会被母亲怪罪了。

真是,无论哪儿都会有欺凌他人的人在呢。

不经意间,我将这个孩子的遭遇和自身的重叠了。

「好——的!就让姐姐我来帮你吧。」

「欸,可以吗!?」

「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走吧,要早点找到对吧?」

「嗯,谢谢姐姐!」

然后,过了一会儿。找包包的过程颇为艰难。

明明公园这种地方没几处狭窄又隐秘的地方来着。

「啊,说不定在那!」

我忽然想到并站起来,在公园正中央的某棵树下,抬头望上去。

能联想到的地点已经全都找过了。那大概,包包应该会被藏在能成为遥的盲点的地方了。也就是,孩子们的视野看不见的死角位置。

所以——或许!

这么想着,我把手伸向了草木茂盛处。于是,手上传来了布料的触感!

猜对了!非常正确!

「有了!找到了哦,遥!」

「真的?哇啊,谢谢!!」

我拍净包上的污渍,把包交到遥的手中。她确认了包中的物品都还在,露出了满面笑容。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总觉得我也变得开心起来了。正打算带着快活的心情回家时,我的胳膊忽然被抓住。一看,遥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接连地拉着我。

嘛啊,我并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就再稍微陪陪她吧。

我被拉着,应遥的央求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开心地聊着天。

她呢,与我说了许许多多的话。有关家人的,朋友的,喜欢的男生的。甚至还有每天都会去看路边卖着的自己中意的小粉盒这样的话题。

最主要的是,吊起我兴趣的是她说的有些奇怪的『朋友』的事。

「莲,吗?嘿欸,你有在养狗啊。」

「嗯,它是我最亲的朋友!它可是比我,还要像位姐姐哟?」

看来遥是相当地喜欢莲吧。

她把「她」的日常,甚至是笨手笨脚和可爱之处统统告诉了我。

「还有啊,还有啊。上次,莲把爸比的下酒肉吃掉了,被发火的爸爸追着逃来逃去地它闹出了一场大骚乱哟!好不容易我才把它安抚下来。」

「嘛啊,呵呵。遥和莲的关系真好呢。」

「嗯,虽然我们也吵过架。不过最后呢,它总是会以一副没办法的表情把鼻子在我的肚子上蹭着哦。我不管说什么它都会听我的,比起爸爸或妈妈说的话,它会优先我的事情,是个温柔的好孩子!」

在她更小些的时候一旦被欺负,或是有困扰的事情,首先冲来的,就是莲。而在刚刚哭鼻子的时候也是,她也认为莲会来帮她而叫喊着它的名字。

她在伤心时,哭泣时,会埋在莲的皮毛里,闭上眼睛。这么做的话,就能得到巨大的勇气,会想明天也要继续加把劲。总觉得,有些羡慕呢。

不过,兴高采烈地说着莲的事的遥,突然却阴沉下脸来,低下了头。

有什么事吗?我担忧地问她,遥则低着头,这样嘟哝道。

「其实呢,我知道这个样子是不太好的。妈妈和爸爸都说过,莲不可能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也曾想过这样一直依靠莲能行吗这样的问题。」

「遥……」

「莲的寿命比人的短。而且它在狗狗里也算上了年纪的,我有想过总有一天必须与它永别。」

我没有养过宠物,但到不得不分别的时候一定是很痛苦的吧,我能想像得到。

不过,这么小的孩子,却已经在考虑生命的事情了并且还能接受这个事实思考着。我有些惊讶。

「但是,直到那一时刻到来前……呜嗯!就算到了那个时候,也不会改变的!莲永远,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好羡慕,啊。」

光是考虑这些就已经很痛苦了吧,遥那能如此下断言的坚强以及这段羁绊的深刻让我感到佩服。

「姐姐呢?你身边有这样的人吗?」

「……诶?

就像莲那样的?」

「嗯!就算他不是小狗小猫,但她对于姐姐来说就是莲哟。不管何时都一直在一起,想要和他玩耍的朋友!」

「我的,莲……」

『朝比奈同学』

「……额。」

不知为何,脑中浮现出『他』的身姿时,脸颊再次变得火热。

「啊,不好意思!问了奇怪的事情……」

她是误认为这搞得我的心情变糟了吧,遥慌慌张张地鞠了个躬。

「呜,不不。没事的哟。」

这么回答着,刚才的话语仍然残留在耳畔。

有些想得入神了,我将手伸向下巴时……

「汪,汪!」

「啊,是莲!」

忽然,我意识到有犬吠时,一道黑影如风般在朝公园飞过来。

我来不及调整姿势,这道黑影就猛地扑进了遥的怀中,用舌头不断舔着遥的脸颊。是拥有黑色体毛的大型犬。虽然种类我判别不出,但它那精悍的脸上表现出不折不扣的强悍。这条犬就是遥口中的莲了吧。

「真是,卷筒怎么样了?错位了吧。这不行哦,要被妈妈骂的可是我呢。」

遥这样责备着它,但脸上满是开朗。甚至能见到从她全身迸发出的喜悦的光芒。

「姐姐,这就是莲哟。来,打个招呼吧莲。这位是帮助过我的人哟。」

「汪!」

莲转向我这边,礼貌地拢起腿地摆动着尾巴并叫了一声。简直就像能够理解莲的话的一样。真是只聪慧的犬。

「莲你好啊。」

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抚摸它的身体,而莲也并不讨厌似的。

「汪汪。」

抚摸过了一阵子后,莲咬住遥的裙子下摆拉扯着。看起来,有什么急事的样子。

「什么,莲?啊,对了!我还在帮妈妈跑腿呢!」

是沉浸在聊天中忘记了吧。遥慌里慌张地从长椅上跳下。

「不好意思,姐姐。我必须得要走了。」

「没事哦。我才是,耽误了你这么久,不好意思。」

在遥的要求之下,我与她交换了邮箱地址。她还邀请我下次再一起聊天。我惊讶于最近的小学生居然配有自己的手机,但我还是很开心能被这样邀请。

我能够交到这么可爱的『两位』朋友,真的很高兴。

「下次我绝对会好好的感谢你的!拜拜!」

这么说完的她,和莲一同跑向了公园的出口。真是位规矩的孩子啊。这点小事,明明没有必要去在意的。

目送她们亲密无间地离去之后,我也慢慢地站起来,离开了公园。

……不知不觉间,我感到心中充满了暖意。

三、

第二天,我揉着惺忪的眼睛,走向学校。

昨天,发生了许多事……反而让我没怎么睡着。

在与遥分别之后,我向七濑同学传达了约会取消的消息。虽然被狠狠地怀疑,在电话里被骂了一顿,但仅仅如此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

到教室之后,会被怎么责备呢。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头昏眼花。

不久,能看到校门口了。我忧郁地想着,辛苦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这么想着,穿过了校门后——

「啊,朝比奈同学!」

「啊,哈咿!?」

糟了。正睁着睡迷糊的眼睛的我忽然被叫住,不小心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仓皇地看向那边,在那儿的是一张见惯了的馒头脸。

「啊,入,入间同学啊。早上,好……」

怎么回事?只是在和他说话,却总有害羞的感觉。真是的,我怎么了?

我俯下头将表情藏起并把手忸怩地缠络在一起时,我突然意识到。

——对了!我找他有事!

完全给忘了。要将太一爸爸担心的事情向他传达才好。

「那个,昨天……」

「那,关于昨天的事,我……稍微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就像为了堵住我即将说出的话一样,入间同学向我做出了这样的提案,这令我有些吃惊。

……什么事呢?脑袋还在发呆没有清醒过来吧,我读不懂他的话的含义。

距早班会还有充裕的时间。而且相反的,就算早些进入教室也会徒增与七濑同学的接触时间而已。既然这样,我决定还是照他说的话来做更好。

「哦,好的。有什么事么?」

「这里不太合适,我们可以去那边说吗?」

「哦,好……?」

然后,他领着我到达的目的地是,教学楼背后。是我一直以来吃便当的地方。到底,他想在这里说什么呢?

正在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

「朝比奈同学!我昨天真的太失礼了!」

「呋,欸!?」

忽然间,他五体投地地向我谢罪。

「没有事前联络,就让你在那种寒冷的地方等了一个小时……真的万分抱歉!」

「不,没事!我没有去在意!你,把脸抬起来吧!」

我并非受不了看到他那将额头使劲擦在地面上竭力道歉的样子。反而是我这边感到惶恐。他既然有正当的理由了,这样也未免小题大做不是嘛。

「我,我没有事的!比起我——」

对,比起我的身体,你的身体真没事吗?

仅是乍一看的话,他的身上并没有伤口……不过我还是担心他。

把手伸进口袋中,确认一下钱包。在钱包里,放着太一爸爸的名片。正好,就在这把名片交给他吧。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只有这件事必须先向他问明白。

「那个,昨天……你真的碰上了急事吗?」

「欸!?额,不,那个,就是。」

直截了当的说,我有些生气。虽说是帮助了太一的大好事,但是如果哪儿出错了的话,就连入间同学会有危险也说不定!

自然而然地,我的语调变成了逼问式。

「入间同学!?」

「呜,呜哇哇哇!对不起!有急事什么的是假的!」

总算,是想说出来了吧。我也稍微缓和下来,等待他亲自说出来。

然而——

「事,事实上我睡过头了!因为把这种理由说出来太逊了,所以我对你撒了谎!」

「……嗯?」

「明明朝比奈同学正在冰冷的户外待着,自己却赖在温暖的被窝里。那,怎么说都非常抱歉,然后——」

……谎言。为什么他要这样说?

明明是帮助了陷入困境的孩子,这样的可以说是超级出色的优秀理由。

要说是寒冷的话,一定是他更加受冻才对。因为他满身披着冰凉的泥水,就这么擦也没擦干地一直走着。

「我,我最差劲了!甚至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是,为什么——

『摔,摔倒了啦!呀啊,我啊,笨手笨脚,真是没办法啊!』

——啊啊,对了。是这样的。他昨天也这么说了不是嘛。

总有种理解他的人品了的感觉。

他大概是不想在给我添了麻烦这件事上,拿太一来做借口吧。

……不知为何,心里的某处,传来清晰的疼痛。

「……身体应该不会不舒服对吧?」

「啊,是的……」

「说不准在什么地方,受了伤呢!?如果这也瞒着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是!我向神明发誓!不管放在何处,我都是骄傲的,健康优良的男儿!」

「——那就好。」

偷偷地笑着,我使语调变得柔和。

「上次,你带我去过的蛋糕店。特别美味!」

「——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