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轻小说の > 朝比奈若叶与○○男友

第一卷 第三话 朝比奈若叶与虚假的他(1/2)

目录

一、

满是谎言的告白剧落幕,迎来了放学时间。

我应了”男朋友”入间的邀约,来到了校门口。

无论如何,都要将两位最亲近的朋友介绍给我,虽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他们,在学园里也是出了名的三人组。在身旁经过的学生们会投来令人不舒服的目光也是无可奈何的。

「朝比奈同学,我介绍一下哈。首先是这个四眼仔,波川瞬。我的发小。」

「初次见面!我是波川。请多多关照!」

他们对那些好奇的视线都习惯了吧。应入间同学的话,波川同学若无其事地对我微笑。

「再来,这家伙是刚刚也在的那个。嘛,姑且是从中学开始交的损友,备前亮一。」

「我是备前。嘛,请多关照了。」

「嗯,初次见面……我叫朝比奈若叶!」

「哦,原来后面名字是若叶啊!名字也是这么可爱啊!」

「喂,你原来不知道?」

看到入间同学开心地扬声说,波川同学瞪圆了眼。

「嘛,和她在教室里面对面之前连脸都没见过呀。要说的话这该是理所当然的了。」

备前同学嗯嗯地点头。他也应该在教室里目睹了那一连串的对话了,但看他这个样子,他并没有对这个“游戏”抱有疑问……稍稍松了一口气。

「嘿欸……总之,这确是件喜事。恭喜了,晴斗君!」

「虽然意料之外……我还是祝福你哟。太好了,晴斗!」

「谢,谢谢。你们俩!」

他们围着欢闹的入间同学,纷纷说出了祝福的言辞。

呆呆地站在边上望着他们,我一面拼命地压制涌上来的罪恶感。

「嗯那,招呼已经打过了,我们走吧。」

「是啊,去驱散碍事鬼吧。」

入间同学的两肩被砰砰地拍响,备前同学他们转过身往回走去了。

「喂,这就走啦?一起回去也可以的啊。」

「哦,我还要练习呢。」

「我今天也有要紧事。再见,朝比奈同学。我们就先走了。」

「哦,明天见了。」

对着朝各自的方向走远的两个背影,入间同学用力地挥了挥手。

「你们的关系真好。」

「嘛,这就是所谓的有着孽缘的家伙们吧。不仅互相清楚对方的脾性,而且嘴上无拘无束地我觉得也是件好事。」

这样说着,谈论着朋友的他,脸上带着些许自豪。

……其实,我很羡慕。

「啊,那……我们也,那个,回去吧?」

「啊,嗯,好的。」

正当我低着头走出去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道视线,顺着回头看了过去。

我们正呆着的这个场所,在一年级教室里可以尽收眼底的位置。

因此——我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她』映在窗户对面的脸。

「七濑同学……」

她那像是瞪着,又像是在嘲笑我的视线,看起来像在要求着我『某件事』。

「那个,怎么了?」

「不,没有!什么都没有!」

为了让他不察觉到异样,我将视线收回,像逃跑一样从那里离开了。

回家路上。入间同学有意地……向我说了许多话。

其主要的内容,是学校的事。而一把话锋转向刚才那两人身上时,他则会兴致冲冲地手舞足蹈着谈论他们。恐怕,他是想要活跃气氛才这么做的吧。

然而,我只能含糊地附和他。

总不能,把我因太老实而被欺负的事情对他说吧。虽是这样,但因为判断不了哪里会露出破绽,所以也就做不到突然撒谎来糊弄过去。

在他看来的话,想必我是个无聊的女孩子吧。

不久他把话题转移到了爱看的电视节目啊,爱听的音乐啊,还有各自的住址上。

聊这个的话,就不用顾虑了。虽然我对告诉他住址这事多少有些抗拒,但试着说了之后,也没多大问题。面对入间同学的提问,我用毫不保留的回答回应他。

「呼——,朝比奈同学的家,就在这附近吧。」

「是的。就快到了。」

我们如此这般的聊着的同时,来到了岔路口。

因为他家,是在离这两站远的地方,所以在这里就能够与他分开。暂且到此为止,今天的事情就结束了。总算可以从这些苦难中解放出来了。

——还有一件事,完成『定额』的话,就行了……

我尽量郑重地拒绝掉我送你回家吧这样的言辞。

「那,我先走了!明天学校再见!」

像这样入间同学与我道了别。

「啊……」

「嗯?有什么事吗?」

对我那未能成句的嘶哑声音做出了反应的他,歪着头。

其实,我想就在这说再见了的。但是,我有必须得对他说的事。没错,一定要完成,那个『定额』。

「啊,是的。那个……后天是星期六,你有空吗?」

「周六?那个,应该有空吧。那,怎么了?」

能成真的话,我希望他能回答没空。不过,这样单方面的愿望没理由能达成。既然如此,只能说了。我横下心来。深深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那个……如果方便,的话」

「欸?」

「——能和我一起出去玩吗?」

二、

——周六。我带着忧郁的心情,朝着碰头地点走去。

自出生以来的初体验,和男生的首次约会。本来的话,这理应会变成重要的回忆的约会,而现在却将之用谎言加以涂饰加固。那根本无法成为纪念品。

这么想着的我,自然地速度也慢了下来。就像浑身上下被看不见的重量压住,难以前行。

我边叹着气,倏然地抬头望向天空。

「啊……」

阴沉沉地,挂着云朵的天空。简直,如倒映出了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样地,昏暗。

已经够了,我不要,好想哭。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所形容的,就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吧。

边吐出叹息,边点开天气app进行查看。

再三确认后,根据在屏幕中的阴天标志不停闪烁来看,降水的几率并不高。干脆,下场倾盆大雨的话,就可以取消这次的约会了。

如此无情的想法在脑中闪过。但是——

『不,不,不会吧!在我身上居然会有名为约会的奇迹的旗帜竖起来啊!呀吼!我这玫瑰色的人生啊!』

不禁回想起了做约定时的入间同学的姿态。

他那闹腾过头的样子在脑里浮现……胸中如同针扎了一般的痛。

一面想着这些事情,一面走着,不久后能看到碰头地点了。

取出手机确认时间。……八点十二分。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以上的空余。

「啊……!」

作为这次的碰面地点的公园喷水池。在其正前方的,是眼熟的圆脸,看得出来他紧张兮兮的。

虽然我也在紧张着,但他好像比我更糟的样子,他颤抖得连旁观者也为他感到可怜。咯咯地颤抖着的两腿,就像刚出生的小鹿的腿那般的靠不住。

总觉得,我连搭话也踌躇起来了。

我这边迷惑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他那边好像是注意到我了。

「啊,朝比奈同学——!在这,这边!」

入间同学焦急地挥着手。看到这些,已经无法无视他了。没办法,过去吧。

——必须,摆出高兴的模样。开朗,和气地……笑嘛,若叶。

「不好意思,久等了吧?」

竭力地做好笑容,向他搭话。

「没,没那回事!我也刚刚才到啦!」

然后,对话中断了。接下来要说什么才好呢,不清楚。大概,他现在也是这么想着的吧。说不出下一句话,只得无可奈何地感到尴尬。

「那个……虽然时间很充裕,但我们先去目的地吧!」

是察觉到了这气氛吧。入间同学扬起了明朗的声音。

「好的。没有关系哟。」

带着有被帮到的心情,与他一齐迈开脚步。

虽觉得对不住入间同学,但我不由得变得在意起周围的目光了。

总感觉,令人不舒服。所以我的心情也随之咚咚地沉下去,好不容易掩饰好的假笑面具也逐渐地剥落。

虽是理所应当的,入间同学并不清楚这些。和那天放学时一样的接连不断地与我说着话。

即使应答着他的话,我的心情也完全不能转晴。

「难,难得出来约会却碰上个阴天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我们就连带这份遗憾,尽情地去享受吧!」

「不,不要紧的。我并没有在……意的。」

「这,这样啊!那就好。啊哈哈……」

不久,到达目的地了。是一家被开在购物街中心的电影院。

这就是,这次约会的『重头戏』。

「嗯,人还真多。」

毕竟

这是休息日,影院里不仅有人拖家带口,也有其他情侣,来往得好不热闹。

售票处挤满了人,而且销售区也被围得水泄不通。

「那么,要看什么电影呢?虽然你说过怎样的都行,但果然是比起动作类和恐怖类的电影,还是要恋爱类型的吗?」

「嗯……那个。」

要说稳妥的约会地点的话,果然就是电影院了。既能打发时间,也不会尴尬这回事。所以,我这边也向他这么提议选过。

姑且,我说过哪种电影都能看,可一到这现场来的话,就变得犹豫起来。但只有与他一起看恋爱电影这事,我想要拒绝掉。

「嗯,是呢……时下讨论度高的那部电影可以吗?」

这么说着,我将手指向海报。用设计得华美的图画装饰后的这张海报,很能引人提起观赏的兴趣。

「啊啊,『白百合机器人』嘛。嗯,我也想看这部,就这个吧!不知还有连座吗?」

「啊,那我过去买票——」

因为一直以来都被叫去跑腿养成的习惯,所以我为买票而转向售票台。

「啊,没事的。我去买了,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诶,但是……」

「别在意,别在意!好,我去去就回!」

笑着说着的入间同学迈开腿去了售票处。

目送着那背影,我心中尝到一股奇妙的滋味。

说起来,除了家人之外会被如此挂虑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上一次得到如此关心是什么时候来着。

我就怀着复杂的心思,只是一味地发呆,等待着他回到这里。

灯光无声地熄灭,四周渐渐地变暗。

在放映厅里与观影提示一同播放出来的,还有一个接一个的新作电影的预告片。

话说,双叶说过她对正片开始前的这个『时间』挺头疼。

据她所说,客人们是冲着正片而不是预告片来电影院的,所以放出其他的东西来妨碍客人们就是多此一举!貌似如此。真有那孩子性急的风范,令人发笑。

光回想起来就变得要笑出来了,我便慌忙压下嘴角。

稍微有些,兴奋起来了。很久,没有看电影了啊。

如果不看着旁边的人,好像感觉要忘了这是场约会似的。

是啊。难得来到了这里,好好享受才更划算嘛。

想着这些的时候,预告结束,连带着电影公司的logo一起,正片开始了。

嗯,正因为有名气,这电影还挺有趣的。

这部电影详细地描写的是:在一座被海水包围的小岛上住着的幽灵少女因奇异的事件与机械少年相遇,他们之间渐生情愫的过程。

缓过神来,我正前倾着身体入迷地看着电影。

过了一会儿,故事渐入佳境。关于男女主角悲伤的分别的描写将电影推向了高潮。不自觉地手里捏了把汗,就在这时。

「——嗯?」

突然,有阵微热的触感将我的手覆盖住!什,什么情况!?

「啊!?」

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短暂的悲鸣,我把手抽了回来。

于是,从身旁传来了慌张的声音。

「啊,哇!不不,不好意思!」

「咿,啊,呜……」

这突发事态令我动摇不已,泪水也在眼中打着转。并且感觉得到心脏正在砰砰地激烈地跳动。不要,可怕,这太可怕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得意忘形了……真的对不起!」

竭尽全力地调整着呼吸的同时,入间同学用要哭出来的声音拼命地道着歉。

于是,我终于理解发生了什么。

看来,入间同学沉浸在了电影所渲染的氛围里面,打算握住我的手吧。

在他看来的话,那就是轻浮了吧。但实际上,那并不是要怒目而视的事情。因为,我们是『恋人』。

「不,没关系。我才是,敲到你的手了,我很抱歉。」

「不,这不该由朝比奈同学来道歉!啊啊,搞砸了……在干什么啊,我……!」

因为会让其他观众困扰的,所以这之后要留心着尽量安静,表面上安稳的看完了电影。

但是,电影结局是如何的,不知怎的我对此却完全没有留下任何印像。

屡屡回想起刚才的那阵触感,我就因此而打颤。

不一会儿,放映厅里亮起了灯,周围的观众们从座位上站起。在他们之中有人感动,甚至也有人揩着眼泪。

然而,我们两个甚至连沉浸在感伤里也做不到,快步地退了场。

在尴尬的气氛下,兀自地走在商店街上。各自一言不发,这一天会就这么结束吗,正害怕这样的不安的想法的时候……

「朝比奈同学!刚才那事真是太抱歉了!我再次为此道歉!」

那样沉默着的入间同学带着真诚的表情向我低头鞠躬。

「无论怎么说,在此之前我都是零经验者!从没有与女生真正交往过的我自顾自地着急。」

「啊,不!不用这样道歉……」

「所以,如果朝比奈同学愿意的话,能给我一个弥补刚才的过失的机会吗?距离正午尚且还有好一会儿,一起去逛逛街如何!」

是在意到我的心情了吧。他能开朗地与我说话,说实话真的帮到我了。我非常地感激他。

「是,好的。我没关系的。那个,如果入间同学想这么做的话。」

「非常感谢!那我们,首先。」

他一边晃着头,一边东张西望地观察着周围。

我也照着他的样子移动起了视线,迫于并排着的店家和嘈杂着的人群,无论如何都难以锁定选项。

即使不是如此,这个购物街我也是第一次来的。毕竟平日里,我并不怎么外出,我也并不清楚在这种时间段里选择合适的店铺的方法。

「额,哦?那家如何?」

冷不丁地决定了目标后,入间同学啪地打了个响指

「正好可以在那里打发时间,我们就去那边的游戏厅吧。」

「嗯,好的。」

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他,随着他的催促,我跟在他的身后。

走近游戏厅,吵闹的BGM传入耳中。那些声音咚咚地变大,不由得让我变得退缩起来。

不过,最后。我还是随波逐流地踏进了店门。

「哇啊……」

店内的景象如预想的一样,那是算得上嘈杂的盛况。

四处都是开心的笑声。特别是小孩子很多,他们有时向父母索要游戏费用,有时与朋友们喧哗闹腾着。

「……总感觉,好厉害呢。」

店中各种各样的游戏机器拥挤地排列在一起。在我也认识的抓娃娃机上的那个是……钓竿吗?然后那边的是,赛马?好厉害,那个要怎么才能玩呢,完全想象不到。

来这种店我还是第一次。虽然有点不安,但同时也充斥着新鲜感。

「有了,看来新作也增加了啊。朝比奈同学,玩些什么好?」

「那个,不好意思。我,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啊,原来如此!这样的话让在下,入间晴斗为您指路吧。」

他开朗地笑着,为不知所措的我带起路来。

好象,这里的游戏都是以游戏币游戏为主的,用现金交换的话就能玩了。

入间同学制止住要掏出钱包的我,在交换机前投入了钞票。之后便有银币哗啦啦地掉落到盘子中。

「那个,让我来出钱吧!刚刚电影的钱都是你帮我出的不是么。」

「可是,饮料不是朝比奈同学买的吗?这里我出就能扯平了,扯平。那饮料,喝起来可真是开心啊。这么说的话或许有些那啥了,朝比奈同学很机灵呢。」

这么说着的他害羞地挠挠脸,之后双手抱住了堆积着游戏币的盘子。

虽然我觉得要扯平的话,自己的游戏钱要自己来付才对……

不过,在这方面他似乎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着我的样子。是因为他比较特别吗,又或是约会中的男生都是这个样子的呢……不清楚。

「接下来,要先玩那个呢?要数女生好上手的游戏的话,飞碟捕手之类的吗?不过,这个的机械臂太烂。而且里面的赠品有些微妙啊。这样的话……啊,对了!」

入间同学一只手指向一台游戏机,另一只手朝着我挥着。

「我记得,朝比奈同学说过你经常看猜谜节目的,对吧?」

「啊,是的。这怎么了吗?」

说起来,和他一起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我们曾稍稍聊过各自喜欢的电视节目来着。

可是,这又如何呢?

「那,我们就试着玩那个吧,怎么样?」

接近罩子一看,在机器上的是妖精吗?生着羽翼的可爱少女人偶被设置在那,还能看到它的手脚在灵敏地摆动着。

「这个嘛,简单地说来就是猜谜游戏。通过选择点击画面中出现的几个答案之中正确的那项进行游戏,我想就算是游戏新手也可以毫无问题地上手。」

「嘿欸,这有

好几种游戏呢。」

仔细一看,妖精手持着问号形状的手杖。读完写在旁边的说明书后,我明白了这个游戏只要轻触画面就可以进行。

虽然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他特意邀请我了,只玩一会的话,没关系吧。

稍稍有些紧张地坐在椅子上。

坐下的同时,响起小有情调的铃声。看来,是入间同学帮我投币了。

「欢迎来到不思议魔法世界!」

画面发出光芒,声音也传了过来。这么说,游戏开始了吧。

「为了打到折磨人们的邪恶巨龙,请解开谜题获得传说武器吧!」

可爱的角色们一一出现在画面之中,它们应该会向我提出问题吧。

在边上看到这些的入间同学若无其事地插嘴,为我说明操作的方法。似乎是要使用这个妖精人偶点击画面,并将出现的问题在规定的时间里解开的话就算通关了。

「嗯,山梨县的县政府所在地是哪里呢?这么说,好像是……」

明明有个幻想系的设定,但提出的却是现实方面的问题令我措手不及,不过我知道答案。

画面中列出了「A·甲府」 「B·南阿尔卑斯」「C·甲州」三个选项。问我要选哪个才对吧?

「额,一上来就是难题啊。不过南阿尔卑斯这项也太奇怪了吧……!」

是甲府。选A……好。

「答对了!!」

「哇哇!?」

下个瞬间,从显示器中传来巨大的欢呼声,BGM也变成了宏亮的号角演奏声。这个,难道说——

「这,对了,吗?」

「好厉害,非常正确哟!」

啪啪地拍着手的入间同学扬声说道。

「我这种人,是完全不知道答案的哟。朝比奈同学,你真聪明啊!」

「这,不至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啦……」

被夸大其词地称赞了,我慌慌张张地将其否定。不过,好像入间同学把这个当做谦虚来对待了。非常地像小孩子一样在欢呼着。

他是认真地在说吗?是因为我没有习惯被夸奖吗,身体有种痒痒的感觉袭来。

但是……

「是,是啊。」

……我没让他生出不好的心情。

「好,我们就以这个节奏一个接一个地把问题解决掉吧!争取答对全部问题哟!」

「好,好的!」

发出气势十足的声音后鼓起干劲,我再次面向画面。

之后,非常不可思议的时间开始了。

「玉米的原产地……?啊嘞,不是日本吗?」

「……那个,我之前在电视上看过。好像是美国中部地区哦。」

和他一起将接二连三出现的问题解开。

「仅凭三千人就将百万大军击破的战役……?还有这种事吗?」

「这,我在网络上有见过。什么来着。这因骗术而出名的光武帝的轶事是在,我记得那地方有一个太阳升起意义的名字的。」

「嗯嗯……?那,是这个昆阳战役,吗?」

时而与他一起烦恼,时而与他异口同声地说出显而易见的答案。

「欸,这我真不知道啊。马拉松这个词的语源居然是在古希腊的都市啊。」

「再具体些解释的话,是因为宣告了雅典娜军队胜利的传令兵力竭而死。而他跑过的路程,也就是从马拉松到雅典娜不停地奔跑出来的,实际的比赛中是将这一路程再跑一遍哟。啊啊,对对。关于马拉松的话就是这样的哦——」

逐渐地热心于对话,不知何时起饶起舌来,我自己也能明白。

「好耶!正确答案,正确答案耶!」

「那下一题,来吧!无论是什么样的都放马过来!」

——那是一段不折不扣的「开心」的时间。

「终于,来了啊。最终的问题!」

总觉得,兴奋起来了。我甚至觉得在这里结束游戏有些可惜。

「我也是第一次通关到这里的哦。好,最后的问题……提起气势一起解开它吧!」

「好!」

虽说双叶经常在手机APP上玩游戏,但我不管如何都有种难以上手的感觉,之后就不再去碰了。所以,玩游戏什么的我只是在孩童时代做过。而且,在那时候还有许多的突发事件,便更没有通关过的游戏了。

不过,既然游戏都玩到这里来了,我无论如何都想试着将这个解谜游戏全部答对。

来吧,最后的是什么样的问题……

「哦呀,最后的是英文题吗?」

「欸!?」

『请翻译出In my book you should stop smoking.的意思』

——画面如此显示着。

糟了!我最不拿手的就只有英语这一科。即使其他科目都可以拿到高分,但只有英语一直及格不了。

「偏偏最后来了个英语题目……!」

尽管如此现在可没有抱怨的闲暇。

这样想着的时候,倒计时也在一秒一秒的减少。

快,思考起来!冷静地,冷静地回答出来呀!

列出的选择有三项——

A 在我的书里,写了你该戒烟。

B 在我看来,你应该戒烟。

C 我的书里记载了戒烟的方法。

那么,book就是书!

所以,关于戒烟的事情被写在了书里,这应该没错!

那么,要排除B项。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显只有在其他两个选项表达的是不同的意思的时做得才是正确的,游戏也是充分考虑了这一点的。

但是,我根本想不出原句是什么意思……!

啊啊,脑袋开始混乱了。眼前的显示着剩余时间的电子数字,正在慢慢地归向零。

原本,就在用自己的双眼直视着本来不想去看的英文了。

在此之上加剧的混乱,又使得我变得进退两难了。

一旦理不清头绪的话,就已经不行了。

这是我自打以前开始就有的坏习惯。选择不了,也决定不了。

之后,不论何时都会错过时机。

晚了,倒计时只剩三十秒了。啊,已经解不开了——

「……book的话,是有着许多的意思的哟。」

「——欸?」

「预约啊,账簿啊,无论什么都是这样的。加上某些特定的文字的话,单词的意思就会嘎吱地变化的!」

我惊讶于突然听到的平静声音,看向了那边。

「入间,同学?」

「这是居心不良的陷阱哟。所以呐,只要选择被伙伴们排除在外的那家伙就对了哦!」

他闭着眼睛,缓缓地。如提醒我一般地向我说道。

「被伙伴们排除在外什么的,我不想那样啊。所以,让它加入大家的队伍中吧?名为『正解』的,朝比奈同学的答案之中,好吗?」

排除在伙伴之外——这句话在我的心里沉重地回响。

是啊,这句话和「我」是一个样的。被伙伴们排除在外什么的既悲伤,又不被原谅。

——既然如此,该选的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B 在我看来,你应该戒烟。

「答对了!」

在那瞬间,比起之前的BGM还要大得多的声音传了过来,响彻庄严的号角声!

绚烂豪华的这些,就如大型管弦乐团在演奏般震撼到了我的心灵。

「做到了呢!全部都回答正确了,游戏通关了哟!」

在茫然着的我的眼前,入间同学正笑着来回挥着手。

「成功了……?啊,啊哈……啊哈哈哈哈!成功了,太好啦!」

虽迟了一会儿,但成就感在身体里奔流着。

不过是玩了一个游戏而已,这充实的心情是为什么呢!

许久没有感受到了,自己因达成了什么而产生的切实的欣喜之情。而这种感情,在这之后的之后都止不住地洋溢着,好开心!超级开心!

「不过,最后的问题还多亏了入间同学的帮助呢。其实你挺擅长猜谜游戏的不是嘛!」

「嗯,一直以来只有英语是我的得意科目罢了……哈哈,而其他的科目我完全不行啦。」

「不用谦虚啦。我认为这真的很厉害的!」

怎么回事。连自己都吃了一惊地,声嘶力竭地喊出来。

我对此迷惑的不一会儿,他害羞地笑了。

「朝比奈同学,会累吗?如果不会的话,我们再去玩玩别的游戏吧?」

「好的……走吧!」

若是以前我会先说些客套话来回应那个邀请的,这个时候我不知为何,能够毫不犹豫的接受它了。

——就这点来说,已经很厉害了。

「这个也很有趣的哟!这边的钓鱼游戏可是很真实的!」

入间同学把我没见过的游戏一一介绍给我。

「而这个最棒了!因为能够两个人同时玩,这次不如和我一起玩?」

这是,我从未感受到过的……异常地不可思

议的,令人心情愉悦的时间。

「啊,已经是这个时候啦。」

回过神来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了下午一点了。

看完电影,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看来在这玩了两小时了。

「差不多,肚子也该饿了,我们去吃饭吧!这里,有家特别美味的餐厅哟。可以的话就去那儿——」

午饭……对了,都忘了啊!

「啊,那个。关于这个……」

「啊,肚子还没有饿吗?那样的话——」

我没有等他的回答完,从包包里将『那个』取出来。

那用布包好的两个长方形盒子,在照着光时微微地放出了光辉。

这都是为了让游戏顺利地进行下去,七濑同学笑着这么配音道。

没错,这就是。为了今天而准备好的『爱意』便当。

「……欸?这难道是!」

「是的。就是便当。」

「朝比奈同学亲手做的?」

「是的,但是?」

突然,入间同学以蜗牛般的速度说话。那就像刚刚的电影中的机器人一样。

怎么了呢?而且,他还用很厉害的眼神盯着便当!?

这个,怎么了——

「——啊,对了!不好意思!今天,忘记和你说我准备好了便当了!」

他一定,为了今天而刻意地去调查过餐厅吧。说不定,他已经预约过了!如果这样的话……

想象一下入间同学发火的样子,我的身体就不自觉地打起颤来。

「呜哦哦噢噢噢哦哦!」

「呀啊!?」

突然,他发出了超大的声音!

「怎怎怎怎么了!?」

究竟,为什么?出什么事了!?

在混乱的我对面的,入间同学继续发狂似的叫喊着。

「呜呜,女生亲手做的便当……!毫不逊色于传说武器的究极人造物品就在我的眼前啊!呜哇啊!活着真是太好啦啊!」

「那个!请冷静一下!」

看来,他并没有生气啊。但这个反应可实在羞耻啊!

「嗯嗯,人生啊,确实是个好东西啊!」

毫不忌惮他人眼光,对快要哭出来的他我不知所措。

他的感情真是丰富得骨碌碌地变换着。

怎么说呢,看着他的话真不会让人腻烦……

三、

「怎么样?在这里能够安静下来吃饭吗?」

「是的,没错。我未曾想过还可以在这种地方吃饭。」

听从了入间同学的推荐,我们来到了市民会馆。

这里在休息日里也会因为学习或是社团活动而对外广泛开放,而在馆里也设置好了餐桌供大家使用。

「我也是,时不时会利用这个地方哟。因为这里的一层一般都会对外开放的,所以经常会有带着家人来的人在哦。」

已是十一月中旬。就算不是如此,因为阴天的原因,外头也要比想象中的冷得多。所以可以在温暖的场所吃午饭,我很高兴。

「话说回来,真的,朝比奈同学做的便当好美味!」

「谢谢。」

「这道菜好吃!这道也很美味!啊啊,真是幸福呐……!」

他就如看到的那样是个贪吃的人,有能令人心情舒畅的吃相。

他轻轻地,有节奏地使用筷子,转眼之间,便当盒就变得越来越空了。看着他发自内心的高兴地将米饭整平的样子,心中便多了股说不出口的情感。

——这个便当,其实不是我自己想做的。

说起来,今天的约会本身就是出自七濑同学的指示。

我被她说了准备好入间同学的午饭用的亲手做的便当这样的话,对。

这些都是为了加快推进游戏而做的……他虽这么说,但并不为了别的。他的目的是把我和入间同学当做笑料来取乐吧。而在明白这些之上的我,在做便当的时候,心情沉重地不得了。

不过——

「真是太好吃了啊!仅仅只是这个煎蛋烧我就能下三碗饭!」

「……呋呋呋。」

——他能因这便当如此开心的话,那把便当做出来真是太好了。

甚至连这么想着的我自己也觉着有些奇怪了。

入间晴斗,他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物。他一直爽快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但就算那样却不会令人感到不快。

坦白地说,即使只是刚认识几天而已,我也觉得他是个与听到的传闻相去甚远的人物。

今天也是,虽然我战战兢兢地害怕他会不断地聊些黄色游戏,即所谓宅气的动画啊漫画之类的话题……但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么做。

不如说,我觉得反过来是他体贴了我许多的地方。

而且,我惊讶于极度怕生的自己不经意间可以和他普通地对话的事。

怎么说呢,他是我至今都不曾见过的类型的男生。

像这样想着,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时候——

「哦,不好意思我光顾着吃饭了!太好吃,不知不觉就。」

「啊,不!这没关系的。」

「说真的,你做饭真厉害呢!我老妈与你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莫非,在家里是由你来负责做饭的吗?」

「这个啊,我在家时常为母亲打下手。因为妹妹不擅长做料理,相对的就由我来做了——而在这期间,手艺自然就好起来了吧——」

不知怎的,双叶对菜刀之类的使用不太擅长。但该说她是手巧的人才对啊,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双胞胎,却有着不同的擅长领域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啊,你原来有个妹妹?那么,朝比奈同学家是四人家庭对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返回顶部